九宫苹果果

【狗子川】哟大天狗牢里见(2)

阿莫回转式过肩摔!:

—成年大天狗x幼年荒川
—OOC
—还是铺垫 依旧没有码到车
—大天狗痴汉属性
—小学生文笔





荒川之主觉得很烦躁。

自从来了这个寮后脑袋里便对先前的经历毫无记忆,身子也变成了刚化形的幼妖模样,刚从结界走出来还没站稳就被一个神智不清的阴阳师抱在手里颠儿颠儿地要颠吐了,伸手用妖力凝聚了一个游鱼狠狠拍在这个白发阴阳师的脸上。

然后他便被不痛不痒毫无顾忌的阴阳师塞给了一个妖力强大地远在自己之上的式神,荒川很失落地发现自己的妖力变得十分微弱,就算是把这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绑在柱子上让他丫的抽他一整天,都未必能打得死,因为你荒川会在那之前被龙给震死。想想有些悲哀。

被叫做姑获鸟的妖怪周身的妖气十分强大,却并不让荒川觉得压抑,反而有些柔和舒适。姑获鸟像是练习过一样熟练的抱着荒川,那个姿势混着周身她的妖气让他觉得很舒服,荒川正这么想着突然这感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抬起头对上了面前另一个大妖怪蓝色的眼睛,另一股流连的妖气逼迫上来,压退了姑获鸟的温柔。

荒川有些气恼地伸手扯这那妖物的袖子,却看见他一愣神,立马转身落荒而逃,掉了一路的黑色羽毛。

…???

从那开始,荒川之主总能在观战时接收到那个来自战斗队伍中存在感极强的炙热眼神。看得他浑身一颤。荒川之主投之以轻蔑冷淡的眼神,却绝望地发现那个奇怪的妖怪更加兴奋了起来。

荒川差不多到哪儿都能遇见这个长着一对大黑翅膀腰上还挂着一个品味独特的面具的家伙。或是躲在廊后或是蹲在草丛,而且每次荒川发现了他后他便立刻振翅飞走。

仿佛被猎人盯上的猎物一般。荒川觉得很难受。

荒川啃着几个红达摩盘腿坐在廊前,抬头轻描淡写地瞄了一眼庭院的树丫。那边有个一猜就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躲在树背后,极其滑稽地露出了半个翅膀,像是故意要让荒川看见他似的。

愚蠢至极。

“…喂,汝,下来。”

荒川淡淡地开口,树丫后的那翅膀抖了一下似乎又想像先前一样飞走,结果却是慢慢地从树后露出一个带着满脸疑惑却又期待的脸。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

荒川觉得自己也要变得不正常了。

大天狗振翅飞下来,有些拘谨地端坐在荒川边上,面对着他,看着他慢条斯理地继续咀嚼着红达摩。荒川咽下了最后一口,也转身面对着他,恢复观战时严肃的坐立姿势,大天狗猛地坐直了一点,紧张得脸侧都有汗水滑落。荒川之主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大一大截现在却在自己面前缩手缩脚的妖怪不由得觉得好笑,他强忍者嘴角想要上翘的欲望。


“汝,是否有话想对吾说?”

大天狗极力遏制想像先前一般逃走的欲望坐在原地,翅膀因内心的激动有写微微颤抖。

他没说话,却拿出别在腰间的横笛,凑近唇边,顷刻优美婉转的笛声便从他的唇齿间流转而出。

一阵夏风掠过,树木花草发出的沙沙声混合在笛声中甚是美妙。荒川可以看见大天狗因为紧张轻颤的睫毛和嘴角,但这并不影响曲子的表达效果。

荒川之主合上眼眸,沉浸在对方吹奏的笛乐中,搭在地上的尾尖轻点着木廊。

一曲终了,荒川轻轻地鼓了两掌,正欲开口却被大天狗抢了先去。

大天狗开口义正严辞地给荒川讲了一个时辰的大义。









啊…马马马马马上就有车啦

想写出大天狗痴汉荒川在荒川面前不知所措的样子……

【狗子川】哟大天狗牢里见(1)

阿莫回转式过肩摔!:

—成年大天狗x幼年荒川
—OOC
—可能有车
—狗,你这是犯罪,别放过他
—私设式神被召唤后不会保留召唤前关于他人的记忆,要解锁传记才能寻回


—小学生作文



已是晚秋的风吹过耳畔带来丝许凉意,大天狗脱去狩衣,只随意地套着一件浴衣倚靠在廊前的阶梯边,任着领口敞开大半露出白皙却结实的胸口。

一片残余的红叶乘着风落在他的头上,另一片却不偏不倚地擦过他高挺的鼻尖,搔得他没忍住很没形象地打了个喷嚏,硬生生抖掉了刚刚在他头顶落脚的红叶,背后的一对黑翼也配合地掉了几片羽毛,悠哉悠哉地落在地上与先前掉的毛聚在一起简直要盖满了大天狗站的这级台阶。

嗯 大天狗最近掉毛挺严重的。好吧一直都这样。

他本人倒一点都不在意,也从没体谅过辛苦扫地的帚神和小纸人。恶劣至极。

秋风掠过他的发梢,吹开他的羽翎,从两片羽毛中间穿过,拨动这细绒的感觉很是舒适。面前小小的庭院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倒映在池水中与微颤的一轮明月共舞。夜色很美,可这不是大天狗不好好睡觉站在这里吹风的原因。

因为刚刚那个喷嚏,他略显尴尬地回头瞥了一眼随手一拉就能打开的纸门,隔着薄薄一层纸门他甚至可以听见一点屋内那妖怪的呼吸声。他知道荒川之主没有睡着。

毕竟大天狗根本没有抑制自己的妖气,属于他的味道正肆无忌惮地在他周身游走,带着平常没有的狂热与霸道,却又小心翼翼地像是在试探什么。

十分诡异,谁门口站着这么个玩意还能睡着。

屋内的荒川之主打了个寒战,不禁裹紧了被子。


寮里这个小荒川,一出生便被这寮的阴阳师喜极而泣地捧在了手里,嘴里嘟囔着终于出了终于出了之类的话,便把手里的小荒川塞到姑获鸟手里说荒川就交给你了。

大天狗是知道荒川之主的,他解锁了传记,寻回了被召唤前的记忆。他站近了一点低头看着姑获鸟怀里蓝色的小家伙,他也抬起小脸用淡紫色的眼睛冷漠地注视着他,突然伸出小手抓住大天狗的衣袖。

大天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一突。曾经与荒川相识时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兴许是因为荒川之主并没有之前的记忆便对大天狗的态度与先前有差距?大天狗有不好的预感。

大天狗大半的妖生都在追寻自己的大义,儿女长情几乎被他拒之千里,他怎么可能相信自己竟是断袖之人。毕竟一直以为自己不搞对象是因为衷心与自己的大义并且引以为傲,结果是因为自己是个基佬,谁能接受这个反差呢。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他骗不了自己。

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跟着姑获鸟一起下副本带崽,战斗时总忍不住偏过头看一眼端正坐立在一边的那个蓝色的身影。荒川淡漠地看着全程,却在大天狗全力打出的好几万的暴击伤害时甩开扇子愉快地挥动着,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虽然那笑荒川想表达的是不屑,却硬生生被突然兴奋的大天狗扭曲成了别的意思。

大天狗开始频繁地找借口与荒川见面。



明天发下半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