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苹果果

【狗子川/天荒】最难将息P1

茧:

我只想写个肉……还得写前文真是烦(?)


OOC非常严重,我已经做不到不OOC的写文了ORZ


此P清水,要等到下P或者下下P才会有肉_(:зゝ∠)_


我只想写两个遵从自己欲望的妖怪


喜欢的话请点个红蓝来个评论吧,么~


————————————————————————


最难将息




 


初春微寒的风夹着两三片黄中带了绿的叶儿,沿着荒川的水走过。这地方远离红尘热闹,是妖的好居所,几只鲤鱼精甩着尾巴,嘻嘻哈哈的在水里欢腾打闹。其中一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扬着属于少女的笑,用尾巴拍起一个小水花,发出银铃一般的笑。


 


“这儿还有妖呢……”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自岸边响起,那鲤鱼精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银色头发,背后有黑色羽翼的妖怪正坐在岸边,方才的水花有些许沾到了那妖的衣摆上。


“抱……抱歉……”鲤鱼精讨好的笑了笑,赶紧带着其他伙伴潜入水下,一下没了踪影。


 


大天狗放松下来,他微微松开紧紧捂着腰腹的手,猩红的血从伤口处渗出,这让他疼的倒吸一口气,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大天狗不愿意让其他妖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一方面因为自尊,另一方面则是担心有人趁其不备,他已经无法分出别的工夫来对付其他人了。大天狗小心的用水洗了洗伤口周边的皮肤,撕了块自己的衣角包扎,然后躺在水岸的草丛中,闭上了眼睛。


 


大天狗太累了,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上都无边的疲惫,哪怕再三提醒自己不要入睡,但终是抵挡不住源源不断席卷而来的困顿,没能挣扎太久就坠入了睡梦。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仿佛置身于水下,浮浮沉沉,又身处穷极的黑暗,摸不着边,等他猛地惊醒,已出了一身的汗。眨了眨眼,大天狗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周边是简单的家具和用木头砌成的墙面,这让大天狗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自己竟这样的无意识,连被人搬走了都不曾察觉。


 


大天狗下了床,推开木屋的门,水还是荒川的水,草地也还是荒川的草地,周围一个妖怪也没有,只能听到风吹树木传来的沙沙的声音。大天狗微微动了动羽翼,现在要飞起来还有些勉强,他不太习惯的迈开腿,一边走,一边试图从这层层叠叠的树木中找出条通往外面的路。


 


“啊,先生醒了?”


鲤鱼精从水面下浮上来,冲着大天狗挥了挥手。


“你救的我?”大天狗眉头一皱,自己竟然被这么个小姑娘……


“我哪里扛得动你啊!你这么大……”鲤鱼精吐了吐舌头,“是我拜托荒川之主救的你。”


多管闲事……大天狗心下想,他实在不习惯也不喜欢欠人人情,这救命之恩要报答起来,免不了很多事。


“多谢。”表面上仍是一副冷静而儒雅的样子,大天狗冲着鲤鱼精点了点头,“请务必让我向荒川之主亲自表示感谢。”


“他可不一定见你……”鲤鱼精的眼珠转了转,“不过我会跟他说的。”


“那……”


“他要是愿意见你,自然会来的。”鲤鱼精向下沉了沉,只露出半个胳膊,冲着大天狗挥了挥,算是赶人了。


 


大天狗在荒川呆了几日,算是养伤,和原先打打杀杀的生活相比,在荒川的这几天平静到令人不安的程度。这里的风和外面的风都不一样,没有这么多油烟和血的味道,稍稍有些咸,带着点水汽,迎面拂来的时候很舒服。大天狗从怀中抽出笛子,坐在草地上,轻轻吹出几个音符。流畅的音乐在荒川的空气里流淌,顺着河水流动的方向,乘在风里,打着转儿,委婉动听。林中的山雀停下了鸣叫,水中的鱼儿停止了游动,连天上的云都慵懒地堆在了一起,安静的听着下方传来的笛声。大天狗难得的将自己感性的一面暴露出来,他任由自己的思想放慢脚步,重新回到最开始还不谙世事的时候。


 


曲终,大天狗睁开了双眼,他将笛子收好,按耐下突然加快跳动的心脏。


“阁下可就是荒川之主?”


渐渐逼近的强大的妖气,陌生而强势,大天狗的身子还没好彻底,猛地被这样强大的妖气笼罩,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恩。”荒川之主收敛了自己习惯性外放的强势,站在大天狗身后,似乎有些踌躇。


“吹得不错。”过了半响,荒川之主才又吐出四个字。


“多谢……”大天狗说完,感受到了一丝尴尬的空气,他和荒川之主都不是习惯表达感谢和赞美之情的人,换句话说,多多少少都有些稍少“人性”。身为平安时代三大妖怪之一和荒川主人的两妖,身上那种唯我独尊的性子哪怕经过刻意压制,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显示出来。


 


“还没有感谢先前的救命之情。”大天狗顿了顿,“如果阁下有需要帮忙的,在下一定不会推辞。”


“虽然没有那个必要,但能得到大天狗的承诺,吾倒不会拒绝。”荒川之主点了点头,他摇晃着手里的折扇,“初春尚寒,阁下可不要着了凉。”


“我会注意的。”大天狗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他体会到了荒川之主没话找话的痛苦,“如果阁下还有事的话,就请去忙吧。”


得了个台阶,荒川之主也就没再坚持,向大天狗告了别。等对方走远了,大天狗才松了口气,和这样强大的妖对话,总不自觉地会有些紧张,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腕,站了起来,看了眼荒川之主消失的方向。


 


结果,第二天起来,大天狗注意到自己暂居的小木屋里,挂着一件外衫,他愣了愣,无奈的笑了笑,将那件外衫披上了。


这荒川之主,到和传说中听闻的暴君,有些许不一样。


 


于是,大天狗再一次吹响了笛子,不出他所料,曲罢,荒川之主果然站在昨天的位置上,只不过这次没有这么强大的妖力压迫,大天狗稍微动了动,竟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


要不要回个头呢……大天狗想着。


“这次的曲子,和昨日的不一样了。”荒川之主说。


“恩,我换了支更加轻松的曲子。”大天狗微微侧了侧身,“阁下不喜欢?”


“那倒不是。”荒川之主的声音里带了点笑,“吾反而更喜欢今日的。”


大天狗挑了挑眉,这妖真是不断刷新自己对他的认知。


“那我明日也吹个这样的。”


荒川之主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这人看不见,便应了声:“好。”


 


如此,在大天狗养伤的时候,荒川总会来这里听曲,有时候两人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人吹,一人听,吹完了,也就散了;也有时候,荒川之主心情好了,会和大天狗说两三句话,话不多,也没什么重要的内容,但这种仿佛朋友间的闲聊,让大天狗很是怀念和向往,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遇到可以聊天的对象了。


大天狗的朋友少的一只手数的过来,因为他性子高,对力量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追求,因此很容易看不起人。大天狗心中一直有一个隐藏许久的愿望,他想要实现的大义,他愿意穷尽一生去达成的目标,这个大义一直都没和其他人说过,这次,面对荒川,他突然想要脱口而出。


 


“我想要力量……”大天狗说,心中有一些没由来的惶恐和不安。


“追求力量是常事。”荒川看着他,“无需忧虑。”


“不仅仅这样,我想要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我,我想给世界带去新的秩序。”大天狗的声音突然拔高,“我想要完成我心中的大义!”


“……”荒川摇着扇子,他下意识的想说幼稚可笑,但如此嘲笑一个强大妖怪的欲念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于是他思考了片刻,决定换种说法,“努力……”


大天狗点了点头,他说这话本就是一时冲动,他人的想法完全与己无关,无论荒川说什么都没打算放在心上,这回得了个如此中性的答案,他甚至有些开心。


“相信总有一天,我能遇到那个值得我效忠的人。”大天狗说着,微微扬起头,“真是迫不及待。”


“呵……”荒川没能忍住,从喉间发出一声轻笑来,这大妖怪,看着也像是活了有段时日了,这会儿看起来,分明和一个小妖怪没什么两样。


 


大天狗被笑了一声,下意识回过头去看对方。


这是大天狗第一次看到荒川之主的真面目,他端端正正的坐在草地上,蓝色的衣摆铺开,上面有着波浪般的纹路。荒川之主浅蓝色的皮肤在阳光下宛若悠远的大海,那还停留在嘴角没来得及撤回的笑就像海面上升起的一轮明月,让大天狗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盯着吾作甚?”荒川之主的扇子一晃一晃,大天狗的视线下移,就看到被扇子遮挡住的露在外面的肌肉。


“失礼……”大天狗将视线移开,再次回过头去。


“汝的伤快要好了罢。”


大天狗愣了愣,才想起来自己在这荒川是为了养伤,他动了动合拢的羽翼,再一次感受到了翱翔天际的力量,很显然,自己的伤几乎已彻底愈合了。


“我明天就走。”大天狗说着,停了两秒,又加了一句,“日后再来给阁下吹曲听。”


“好。”荒川说道,“勿忘了带杯酒来。”


“恩……”大天狗心里痒痒的,只想再回头看一眼对方,去瞧瞧那荒川之主现在是个什么表情。


 


第二日,荒川再去大天狗停留的木屋时,只见那里只放了自己留给对方的外衫,人早已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