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苹果果

POPPY #上 (点梗文)

傻白不甜_:

点梗文


《POPPY》


给 @海默维因Ophelia 


(原梗:ABO,半夜伏案写报告的手无缚鸡之力书生鱼和被可以随意穿梭在监狱任何地方的大佬狗悄无声息地从背后握住手腕,绑起来吃或者压在手术台吃)


囚犯狗X狱医鱼,ABO,A狗,装B的O鱼


警告:OOC,尿液内射,羞辱情话


 


#上


查到那个贝塔骗子在哪不是难事。


一个老旧的州立监狱,传统的加固高墙和电网,勉强运行的数字化信息,政府新投资的另一座监狱比起这就是天堂。大天狗收回观察餐厅里其他人的视线,包括那些晃动着电棍走来走去的狱警。


除了掌握狱警的交班时间,他还知道老克里埃习惯抽哪种牌子的烟,尽管这里面不少地方贴着禁烟标志;也知道罗伦这个矮个子小白脸其实是个变态死基佬,罗伦会借口带走猎物,清一色的健壮阿尔法,用电棍桶那些囚犯的屁眼,而罗伦只会在旁边给自己打手枪,听讲罗伦的老弟只有一根烟那么粗,这倒是符合某些性变态的阳痿侧写。


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座老监狱,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大天狗决定今晚就去见见那个骗子。那个导致他现在在这里享用午餐的贝塔。


“就今晚。”


男人双腿随意交叠脚腕搭上桌角,曲臂撑着桌面,手指轻轻摩挲唇瓣,这只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但足够让看的人心惊胆战。桌上的监控电脑显然已经在苟延残喘,风箱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这座监狱里并不是所有角落都有监控,但显然他的vip房间四个角落都装有摄像头,哪怕他从裤子里掏出老二撒尿也会被拍得一清二楚。


“只、只有今晚……”罗伦磕磕巴巴开口,重复男人的话。罗伦在当上狱警前也在街头混过,用的当然是适合马仔的假名,还给社区里一些大学生兜售过致幻剂粉末,当然现在他的档案里不会记录这些,想想看,他那时还年轻,放荡不羁的挥霍青春,也嗑药,但都是些吃不死人的盐,他一只耳朵上就有五个孔,留着一头长到腋下的发,染着不蓝不紫的颜色,穿着肥大的宽裆裤,罗伦发誓那条裤子甚至可以兜下一个篮球。


但这不表示罗伦认不出男人这张脸。


当地警局到底是哪个混蛋新人没有仔细核查过背景就把这个小教父扔进来的?罗伦那天照例只是想找点乐子,他去了公共区域的厕所,但是在镜子里看清那张深深络印在记忆里的脸孔时,他的手吓得松开了鸡巴,尿全洒在了裆上。


“你好啊,吉尼。”镜子里的脸对他微微一笑。


吉尼,那是罗伦以前卖药粉给大学生用的名字,后来有个蠢蛋在兄弟会的狂欢夜里用一整包粉噎死了自己,罗伦才慌慌张张改行的。事情过去太久,但这种事时常发生,除了社区又一次抗议活动外,总没有什么电视里的FBI会来调查或者翻案,吉尼这个名字也就成了马路边的一粒灰尘。


罗伦就是这么被对方抓到手,他没有心情再去用棍子桶男人屁股,而是不得不重新做个马仔要做的事,无非又是找个什么人那档子事,代价是小教父不会把他那些事写成匿名信投给他的上司。


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关闭了对男人房间的监控,当做一个需要处理的临时故障,罗伦还拦截了系统自动往管理中心发送的警报,整座监狱此时此刻静悄悄的,仿佛每个囚犯还在自己的床上躺着。


罗伦对那个新转入隔壁部门没多久的贝塔产生了一点同情,希望明早不要有一具尸体躺在医务室里被人发现。


新转职进来的医生荒川是个贝塔,贝塔的天性让他无法受到监狱里各种混合交错的阿尔法和欧米茄的气味影响,但是他仍然很疲倦。本来属于这个岗位的女医生上周提交了辞职报告,而他还没从上一个已经结束的任务里恢复好精神,就被安排到了这里。


庆幸的是,尽管身为医生,但荒川并不是负责面对囚犯的那个,他的主要工作偏离医疗工作,只需要与报告文书打交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他还坐在这里加班,整理女医生留下的整整两箱没有标号的档案文件。


这里是工作区,远离囚犯可活动的区域,本应寂静的走廊忽然由远及近传来十分规律的皮鞋踩踏在瓷砖地板的脚步声。


荒川听着那个脚步声在他办公室门外停下,接着缓慢地,门把手转动,有人从外面打开了门。


“哦,好久不见,医生。”


来人看他下意识伸手去摸桌底,比他出声更快地竖起手指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啧啧啧……宝贝,别那么紧张。”


男人走进来,自若得就像在自家客厅走动,他坐上房间里唯一那张检查床,抬起眼注视着嘴唇抿成一条线浑身细胞都在高度戒备的荒川,缓缓勾起嘴角:


“那么,现在,是该叫你医生呢,还是条子?”




-tbc-


下章起飞,我先去睡一觉😂


明天开始可以整天待在家不出门,有时间填坑啦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