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苹果果

【深山】【峰霆】上海特派与张大佛爷的一夜情。

盲区。:

#深山#
#回归老本行xxx#
#肉#
#下药play,捆绑play#
#不管什么play,总之我好累#
在这个所有人都站都佛爷攻的时候,我却疯狂地想要上山。
啧。小辣椒。
陈深佛爷双视觉向【因为这是对戏产物。】


——————


1941年,长沙,冬。


——


原本安生了几日的天气又开始闹腾。
踩着嘎吱嘎吱的新雪,陈深的油黑皮鞋锃亮。他抬首淡淡凝视漆黑苍穹,手探进黑呢子大衣口袋中触及沾着细碎女人头发的剪子,脚步一顿。
雪还在下。——
陈深睫毛湿润一片,精心打理过的发顶上落了几片雪花,他摸出一盒樱桃牌香烟抽出一根熟练打上火含进口中,蹬了蹬鞋子将鞋上落雪抖落,仿佛还是有哪里不妥,不自在整了整领口。
陈深伸手缓缓贴近厚重木门以指骨轻轻敲击,做三短两长之暗号。
里面传来插销拔落之声,他抬头眯了眯漆黑眸子望及顶上牌匾镶金二字——张府。
“陈先生,请进。佛爷已等候多时。”
张副官肃穆立着,身上积了不少落雪,抬首示意自己去向。
陈深微微对人颔首微笑,“多谢张副官。”
随即他便迈步入人住所,脚刚入大堂便闻人清朗之声,“陈先生,初到长沙,可有不适之感?”
“谢佛爷关心,长沙除了天气要比上海冷上一些,其他陈某都适应得来。”抬眼对上人视线,人姣好面容及眼底冷锐锋利之意令自己微微出神。
“陈先生请坐。”张启山看了看陈深,修长手指对着那把乌黑木椅。陈深入座,与和自己隔着一张梨木桌的人眼神碰撞,那人眼中不知蕴了什么,暗沉复杂又冷锐如冰。
“听闻陈先生喜欢喝格瓦斯汽水,我命张副官特地派人送来一些。长沙不似上海,不知道你可待得习惯?”张启山手中托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白瓷杯盖,指腹抚过细杂纹路,垂着头仿佛根本没打算看陈深。
之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过张启山,这个人的行为作风一向如此,陈深便也没有多介怀。
“有劳佛爷费心。刚来之时难免有些不太适应,待久了也便习惯了。”陈深嘴里说着客套话,捧起桌上冒着氤氲白气的温茶,递给人,动作熟稔又周到,仿佛他才是这宅子的主人一般。他唇边仍是挂着似笑非笑弧度,眯紧眼眸淹没复杂心绪,“佛爷用茶。”
张启山接过茶盏吹开浮末,低头啜饮了一口,对着陈深颔首以示礼貌“多谢。”
“佛爷不必如此客气。”陈深始终盯着张启山手中瓷杯直至张启山喝下一口温茶,唇边笑意更深。
张启山见这位上海特务始终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微侧过脸,将茶杯搁置在梨花木桌上,淡淡瞥了陈深一眼,有些苍白的唇一开一合,“时候不早了,今夜你就留在我的府邸过夜吧。明日我在尽地主之谊为陈先生设宴,接风洗尘。”
陈深听到这番话低笑一声,唇边勾起狡黠弧度,昏黄灯光撒在张启山精致面容衬得五官更为姣好,陈深同盯上猎物的野狼般将阴鸷贪婪眼神扫过人,站起身拱手压低声线,“如此,便多谢佛爷了。”


——
后面走微博!!
http://m.weibo.cn/5836624796/3995373205209666?sourceType=sms&from=1067095010&wm=9847_0002


不行小窗我。记得点赞推荐噢!不要白嫖!!

评论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