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苹果果

制冷叽:

很多天都在恶心这个人,渣浪还打压抄袭话题,围观路人很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最后特别失望,反正你们就糟蹋中国的原创环境吧,做好自己,坚决抵制

月浅灯深:


窃笔者,当诛。


大仙席安:

今天我就要全部都发出来


POPPY #上 (点梗文)

傻白不甜_:

点梗文


《POPPY》


给 @海默维因Ophelia 


(原梗:ABO,半夜伏案写报告的手无缚鸡之力书生鱼和被可以随意穿梭在监狱任何地方的大佬狗悄无声息地从背后握住手腕,绑起来吃或者压在手术台吃)


囚犯狗X狱医鱼,ABO,A狗,装B的O鱼


警告:OOC,尿液内射,羞辱情话


 


#上


查到那个贝塔骗子在哪不是难事。


一个老旧的州立监狱,传统的加固高墙和电网,勉强运行的数字化信息,政府新投资的另一座监狱比起这就是天堂。大天狗收回观察餐厅里其他人的视线,包括那些晃动着电棍走来走去的狱警。


除了掌握狱警的交班时间,他还知道老克里埃习惯抽哪种牌子的烟,尽管这里面不少地方贴着禁烟标志;也知道罗伦这个矮个子小白脸其实是个变态死基佬,罗伦会借口带走猎物,清一色的健壮阿尔法,用电棍桶那些囚犯的屁眼,而罗伦只会在旁边给自己打手枪,听讲罗伦的老弟只有一根烟那么粗,这倒是符合某些性变态的阳痿侧写。


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座老监狱,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大天狗决定今晚就去见见那个骗子。那个导致他现在在这里享用午餐的贝塔。


“就今晚。”


男人双腿随意交叠脚腕搭上桌角,曲臂撑着桌面,手指轻轻摩挲唇瓣,这只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但足够让看的人心惊胆战。桌上的监控电脑显然已经在苟延残喘,风箱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这座监狱里并不是所有角落都有监控,但显然他的vip房间四个角落都装有摄像头,哪怕他从裤子里掏出老二撒尿也会被拍得一清二楚。


“只、只有今晚……”罗伦磕磕巴巴开口,重复男人的话。罗伦在当上狱警前也在街头混过,用的当然是适合马仔的假名,还给社区里一些大学生兜售过致幻剂粉末,当然现在他的档案里不会记录这些,想想看,他那时还年轻,放荡不羁的挥霍青春,也嗑药,但都是些吃不死人的盐,他一只耳朵上就有五个孔,留着一头长到腋下的发,染着不蓝不紫的颜色,穿着肥大的宽裆裤,罗伦发誓那条裤子甚至可以兜下一个篮球。


但这不表示罗伦认不出男人这张脸。


当地警局到底是哪个混蛋新人没有仔细核查过背景就把这个小教父扔进来的?罗伦那天照例只是想找点乐子,他去了公共区域的厕所,但是在镜子里看清那张深深络印在记忆里的脸孔时,他的手吓得松开了鸡巴,尿全洒在了裆上。


“你好啊,吉尼。”镜子里的脸对他微微一笑。


吉尼,那是罗伦以前卖药粉给大学生用的名字,后来有个蠢蛋在兄弟会的狂欢夜里用一整包粉噎死了自己,罗伦才慌慌张张改行的。事情过去太久,但这种事时常发生,除了社区又一次抗议活动外,总没有什么电视里的FBI会来调查或者翻案,吉尼这个名字也就成了马路边的一粒灰尘。


罗伦就是这么被对方抓到手,他没有心情再去用棍子桶男人屁股,而是不得不重新做个马仔要做的事,无非又是找个什么人那档子事,代价是小教父不会把他那些事写成匿名信投给他的上司。


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关闭了对男人房间的监控,当做一个需要处理的临时故障,罗伦还拦截了系统自动往管理中心发送的警报,整座监狱此时此刻静悄悄的,仿佛每个囚犯还在自己的床上躺着。


罗伦对那个新转入隔壁部门没多久的贝塔产生了一点同情,希望明早不要有一具尸体躺在医务室里被人发现。


新转职进来的医生荒川是个贝塔,贝塔的天性让他无法受到监狱里各种混合交错的阿尔法和欧米茄的气味影响,但是他仍然很疲倦。本来属于这个岗位的女医生上周提交了辞职报告,而他还没从上一个已经结束的任务里恢复好精神,就被安排到了这里。


庆幸的是,尽管身为医生,但荒川并不是负责面对囚犯的那个,他的主要工作偏离医疗工作,只需要与报告文书打交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他还坐在这里加班,整理女医生留下的整整两箱没有标号的档案文件。


这里是工作区,远离囚犯可活动的区域,本应寂静的走廊忽然由远及近传来十分规律的皮鞋踩踏在瓷砖地板的脚步声。


荒川听着那个脚步声在他办公室门外停下,接着缓慢地,门把手转动,有人从外面打开了门。


“哦,好久不见,医生。”


来人看他下意识伸手去摸桌底,比他出声更快地竖起手指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啧啧啧……宝贝,别那么紧张。”


男人走进来,自若得就像在自家客厅走动,他坐上房间里唯一那张检查床,抬起眼注视着嘴唇抿成一条线浑身细胞都在高度戒备的荒川,缓缓勾起嘴角:


“那么,现在,是该叫你医生呢,还是条子?”




-tbc-


下章起飞,我先去睡一觉😂


明天开始可以整天待在家不出门,有时间填坑啦XD



一支牙膏:

最近终于把这些现货和福袋做出来了QVQ~可能是Jewelry eyes半树脂眼最后一次贩售w

腌蟹罐子:

继续单人_(^q^」∠)_

继续脑洞里的鱼_(^q^」∠)_

讲真_(:з」∠)_鱼这套初始皮的衣服超级棒

【狗子川】哟大天狗牢里见(2)

阿莫回转式过肩摔!:

—成年大天狗x幼年荒川
—OOC
—还是铺垫 依旧没有码到车
—大天狗痴汉属性
—小学生文笔





荒川之主觉得很烦躁。

自从来了这个寮后脑袋里便对先前的经历毫无记忆,身子也变成了刚化形的幼妖模样,刚从结界走出来还没站稳就被一个神智不清的阴阳师抱在手里颠儿颠儿地要颠吐了,伸手用妖力凝聚了一个游鱼狠狠拍在这个白发阴阳师的脸上。

然后他便被不痛不痒毫无顾忌的阴阳师塞给了一个妖力强大地远在自己之上的式神,荒川很失落地发现自己的妖力变得十分微弱,就算是把这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绑在柱子上让他丫的抽他一整天,都未必能打得死,因为你荒川会在那之前被龙给震死。想想有些悲哀。

被叫做姑获鸟的妖怪周身的妖气十分强大,却并不让荒川觉得压抑,反而有些柔和舒适。姑获鸟像是练习过一样熟练的抱着荒川,那个姿势混着周身她的妖气让他觉得很舒服,荒川正这么想着突然这感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抬起头对上了面前另一个大妖怪蓝色的眼睛,另一股流连的妖气逼迫上来,压退了姑获鸟的温柔。

荒川有些气恼地伸手扯这那妖物的袖子,却看见他一愣神,立马转身落荒而逃,掉了一路的黑色羽毛。

…???

从那开始,荒川之主总能在观战时接收到那个来自战斗队伍中存在感极强的炙热眼神。看得他浑身一颤。荒川之主投之以轻蔑冷淡的眼神,却绝望地发现那个奇怪的妖怪更加兴奋了起来。

荒川差不多到哪儿都能遇见这个长着一对大黑翅膀腰上还挂着一个品味独特的面具的家伙。或是躲在廊后或是蹲在草丛,而且每次荒川发现了他后他便立刻振翅飞走。

仿佛被猎人盯上的猎物一般。荒川觉得很难受。

荒川啃着几个红达摩盘腿坐在廊前,抬头轻描淡写地瞄了一眼庭院的树丫。那边有个一猜就知道是什么玩意的东西躲在树背后,极其滑稽地露出了半个翅膀,像是故意要让荒川看见他似的。

愚蠢至极。

“…喂,汝,下来。”

荒川淡淡地开口,树丫后的那翅膀抖了一下似乎又想像先前一样飞走,结果却是慢慢地从树后露出一个带着满脸疑惑却又期待的脸。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

荒川觉得自己也要变得不正常了。

大天狗振翅飞下来,有些拘谨地端坐在荒川边上,面对着他,看着他慢条斯理地继续咀嚼着红达摩。荒川咽下了最后一口,也转身面对着他,恢复观战时严肃的坐立姿势,大天狗猛地坐直了一点,紧张得脸侧都有汗水滑落。荒川之主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大一大截现在却在自己面前缩手缩脚的妖怪不由得觉得好笑,他强忍者嘴角想要上翘的欲望。


“汝,是否有话想对吾说?”

大天狗极力遏制想像先前一般逃走的欲望坐在原地,翅膀因内心的激动有写微微颤抖。

他没说话,却拿出别在腰间的横笛,凑近唇边,顷刻优美婉转的笛声便从他的唇齿间流转而出。

一阵夏风掠过,树木花草发出的沙沙声混合在笛声中甚是美妙。荒川可以看见大天狗因为紧张轻颤的睫毛和嘴角,但这并不影响曲子的表达效果。

荒川之主合上眼眸,沉浸在对方吹奏的笛乐中,搭在地上的尾尖轻点着木廊。

一曲终了,荒川轻轻地鼓了两掌,正欲开口却被大天狗抢了先去。

大天狗开口义正严辞地给荒川讲了一个时辰的大义。









啊…马马马马马上就有车啦

想写出大天狗痴汉荒川在荒川面前不知所措的样子……

【狗子川】哟大天狗牢里见(1)

阿莫回转式过肩摔!:

—成年大天狗x幼年荒川
—OOC
—可能有车
—狗,你这是犯罪,别放过他
—私设式神被召唤后不会保留召唤前关于他人的记忆,要解锁传记才能寻回


—小学生作文



已是晚秋的风吹过耳畔带来丝许凉意,大天狗脱去狩衣,只随意地套着一件浴衣倚靠在廊前的阶梯边,任着领口敞开大半露出白皙却结实的胸口。

一片残余的红叶乘着风落在他的头上,另一片却不偏不倚地擦过他高挺的鼻尖,搔得他没忍住很没形象地打了个喷嚏,硬生生抖掉了刚刚在他头顶落脚的红叶,背后的一对黑翼也配合地掉了几片羽毛,悠哉悠哉地落在地上与先前掉的毛聚在一起简直要盖满了大天狗站的这级台阶。

嗯 大天狗最近掉毛挺严重的。好吧一直都这样。

他本人倒一点都不在意,也从没体谅过辛苦扫地的帚神和小纸人。恶劣至极。

秋风掠过他的发梢,吹开他的羽翎,从两片羽毛中间穿过,拨动这细绒的感觉很是舒适。面前小小的庭院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倒映在池水中与微颤的一轮明月共舞。夜色很美,可这不是大天狗不好好睡觉站在这里吹风的原因。

因为刚刚那个喷嚏,他略显尴尬地回头瞥了一眼随手一拉就能打开的纸门,隔着薄薄一层纸门他甚至可以听见一点屋内那妖怪的呼吸声。他知道荒川之主没有睡着。

毕竟大天狗根本没有抑制自己的妖气,属于他的味道正肆无忌惮地在他周身游走,带着平常没有的狂热与霸道,却又小心翼翼地像是在试探什么。

十分诡异,谁门口站着这么个玩意还能睡着。

屋内的荒川之主打了个寒战,不禁裹紧了被子。


寮里这个小荒川,一出生便被这寮的阴阳师喜极而泣地捧在了手里,嘴里嘟囔着终于出了终于出了之类的话,便把手里的小荒川塞到姑获鸟手里说荒川就交给你了。

大天狗是知道荒川之主的,他解锁了传记,寻回了被召唤前的记忆。他站近了一点低头看着姑获鸟怀里蓝色的小家伙,他也抬起小脸用淡紫色的眼睛冷漠地注视着他,突然伸出小手抓住大天狗的衣袖。

大天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一突。曾经与荒川相识时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兴许是因为荒川之主并没有之前的记忆便对大天狗的态度与先前有差距?大天狗有不好的预感。

大天狗大半的妖生都在追寻自己的大义,儿女长情几乎被他拒之千里,他怎么可能相信自己竟是断袖之人。毕竟一直以为自己不搞对象是因为衷心与自己的大义并且引以为傲,结果是因为自己是个基佬,谁能接受这个反差呢。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他骗不了自己。

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跟着姑获鸟一起下副本带崽,战斗时总忍不住偏过头看一眼端正坐立在一边的那个蓝色的身影。荒川淡漠地看着全程,却在大天狗全力打出的好几万的暴击伤害时甩开扇子愉快地挥动着,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虽然那笑荒川想表达的是不屑,却硬生生被突然兴奋的大天狗扭曲成了别的意思。

大天狗开始频繁地找借口与荒川见面。



明天发下半段!!!

【狗子川/天荒】最难将息P1

茧:

我只想写个肉……还得写前文真是烦(?)


OOC非常严重,我已经做不到不OOC的写文了ORZ


此P清水,要等到下P或者下下P才会有肉_(:зゝ∠)_


我只想写两个遵从自己欲望的妖怪


喜欢的话请点个红蓝来个评论吧,么~


————————————————————————


最难将息




 


初春微寒的风夹着两三片黄中带了绿的叶儿,沿着荒川的水走过。这地方远离红尘热闹,是妖的好居所,几只鲤鱼精甩着尾巴,嘻嘻哈哈的在水里欢腾打闹。其中一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扬着属于少女的笑,用尾巴拍起一个小水花,发出银铃一般的笑。


 


“这儿还有妖呢……”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自岸边响起,那鲤鱼精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银色头发,背后有黑色羽翼的妖怪正坐在岸边,方才的水花有些许沾到了那妖的衣摆上。


“抱……抱歉……”鲤鱼精讨好的笑了笑,赶紧带着其他伙伴潜入水下,一下没了踪影。


 


大天狗放松下来,他微微松开紧紧捂着腰腹的手,猩红的血从伤口处渗出,这让他疼的倒吸一口气,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大天狗不愿意让其他妖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一方面因为自尊,另一方面则是担心有人趁其不备,他已经无法分出别的工夫来对付其他人了。大天狗小心的用水洗了洗伤口周边的皮肤,撕了块自己的衣角包扎,然后躺在水岸的草丛中,闭上了眼睛。


 


大天狗太累了,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上都无边的疲惫,哪怕再三提醒自己不要入睡,但终是抵挡不住源源不断席卷而来的困顿,没能挣扎太久就坠入了睡梦。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仿佛置身于水下,浮浮沉沉,又身处穷极的黑暗,摸不着边,等他猛地惊醒,已出了一身的汗。眨了眨眼,大天狗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周边是简单的家具和用木头砌成的墙面,这让大天狗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自己竟这样的无意识,连被人搬走了都不曾察觉。


 


大天狗下了床,推开木屋的门,水还是荒川的水,草地也还是荒川的草地,周围一个妖怪也没有,只能听到风吹树木传来的沙沙的声音。大天狗微微动了动羽翼,现在要飞起来还有些勉强,他不太习惯的迈开腿,一边走,一边试图从这层层叠叠的树木中找出条通往外面的路。


 


“啊,先生醒了?”


鲤鱼精从水面下浮上来,冲着大天狗挥了挥手。


“你救的我?”大天狗眉头一皱,自己竟然被这么个小姑娘……


“我哪里扛得动你啊!你这么大……”鲤鱼精吐了吐舌头,“是我拜托荒川之主救的你。”


多管闲事……大天狗心下想,他实在不习惯也不喜欢欠人人情,这救命之恩要报答起来,免不了很多事。


“多谢。”表面上仍是一副冷静而儒雅的样子,大天狗冲着鲤鱼精点了点头,“请务必让我向荒川之主亲自表示感谢。”


“他可不一定见你……”鲤鱼精的眼珠转了转,“不过我会跟他说的。”


“那……”


“他要是愿意见你,自然会来的。”鲤鱼精向下沉了沉,只露出半个胳膊,冲着大天狗挥了挥,算是赶人了。


 


大天狗在荒川呆了几日,算是养伤,和原先打打杀杀的生活相比,在荒川的这几天平静到令人不安的程度。这里的风和外面的风都不一样,没有这么多油烟和血的味道,稍稍有些咸,带着点水汽,迎面拂来的时候很舒服。大天狗从怀中抽出笛子,坐在草地上,轻轻吹出几个音符。流畅的音乐在荒川的空气里流淌,顺着河水流动的方向,乘在风里,打着转儿,委婉动听。林中的山雀停下了鸣叫,水中的鱼儿停止了游动,连天上的云都慵懒地堆在了一起,安静的听着下方传来的笛声。大天狗难得的将自己感性的一面暴露出来,他任由自己的思想放慢脚步,重新回到最开始还不谙世事的时候。


 


曲终,大天狗睁开了双眼,他将笛子收好,按耐下突然加快跳动的心脏。


“阁下可就是荒川之主?”


渐渐逼近的强大的妖气,陌生而强势,大天狗的身子还没好彻底,猛地被这样强大的妖气笼罩,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恩。”荒川之主收敛了自己习惯性外放的强势,站在大天狗身后,似乎有些踌躇。


“吹得不错。”过了半响,荒川之主才又吐出四个字。


“多谢……”大天狗说完,感受到了一丝尴尬的空气,他和荒川之主都不是习惯表达感谢和赞美之情的人,换句话说,多多少少都有些稍少“人性”。身为平安时代三大妖怪之一和荒川主人的两妖,身上那种唯我独尊的性子哪怕经过刻意压制,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显示出来。


 


“还没有感谢先前的救命之情。”大天狗顿了顿,“如果阁下有需要帮忙的,在下一定不会推辞。”


“虽然没有那个必要,但能得到大天狗的承诺,吾倒不会拒绝。”荒川之主点了点头,他摇晃着手里的折扇,“初春尚寒,阁下可不要着了凉。”


“我会注意的。”大天狗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他体会到了荒川之主没话找话的痛苦,“如果阁下还有事的话,就请去忙吧。”


得了个台阶,荒川之主也就没再坚持,向大天狗告了别。等对方走远了,大天狗才松了口气,和这样强大的妖对话,总不自觉地会有些紧张,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腕,站了起来,看了眼荒川之主消失的方向。


 


结果,第二天起来,大天狗注意到自己暂居的小木屋里,挂着一件外衫,他愣了愣,无奈的笑了笑,将那件外衫披上了。


这荒川之主,到和传说中听闻的暴君,有些许不一样。


 


于是,大天狗再一次吹响了笛子,不出他所料,曲罢,荒川之主果然站在昨天的位置上,只不过这次没有这么强大的妖力压迫,大天狗稍微动了动,竟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


要不要回个头呢……大天狗想着。


“这次的曲子,和昨日的不一样了。”荒川之主说。


“恩,我换了支更加轻松的曲子。”大天狗微微侧了侧身,“阁下不喜欢?”


“那倒不是。”荒川之主的声音里带了点笑,“吾反而更喜欢今日的。”


大天狗挑了挑眉,这妖真是不断刷新自己对他的认知。


“那我明日也吹个这样的。”


荒川之主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这人看不见,便应了声:“好。”


 


如此,在大天狗养伤的时候,荒川总会来这里听曲,有时候两人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一人吹,一人听,吹完了,也就散了;也有时候,荒川之主心情好了,会和大天狗说两三句话,话不多,也没什么重要的内容,但这种仿佛朋友间的闲聊,让大天狗很是怀念和向往,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遇到可以聊天的对象了。


大天狗的朋友少的一只手数的过来,因为他性子高,对力量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追求,因此很容易看不起人。大天狗心中一直有一个隐藏许久的愿望,他想要实现的大义,他愿意穷尽一生去达成的目标,这个大义一直都没和其他人说过,这次,面对荒川,他突然想要脱口而出。


 


“我想要力量……”大天狗说,心中有一些没由来的惶恐和不安。


“追求力量是常事。”荒川看着他,“无需忧虑。”


“不仅仅这样,我想要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我,我想给世界带去新的秩序。”大天狗的声音突然拔高,“我想要完成我心中的大义!”


“……”荒川摇着扇子,他下意识的想说幼稚可笑,但如此嘲笑一个强大妖怪的欲念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于是他思考了片刻,决定换种说法,“努力……”


大天狗点了点头,他说这话本就是一时冲动,他人的想法完全与己无关,无论荒川说什么都没打算放在心上,这回得了个如此中性的答案,他甚至有些开心。


“相信总有一天,我能遇到那个值得我效忠的人。”大天狗说着,微微扬起头,“真是迫不及待。”


“呵……”荒川没能忍住,从喉间发出一声轻笑来,这大妖怪,看着也像是活了有段时日了,这会儿看起来,分明和一个小妖怪没什么两样。


 


大天狗被笑了一声,下意识回过头去看对方。


这是大天狗第一次看到荒川之主的真面目,他端端正正的坐在草地上,蓝色的衣摆铺开,上面有着波浪般的纹路。荒川之主浅蓝色的皮肤在阳光下宛若悠远的大海,那还停留在嘴角没来得及撤回的笑就像海面上升起的一轮明月,让大天狗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盯着吾作甚?”荒川之主的扇子一晃一晃,大天狗的视线下移,就看到被扇子遮挡住的露在外面的肌肉。


“失礼……”大天狗将视线移开,再次回过头去。


“汝的伤快要好了罢。”


大天狗愣了愣,才想起来自己在这荒川是为了养伤,他动了动合拢的羽翼,再一次感受到了翱翔天际的力量,很显然,自己的伤几乎已彻底愈合了。


“我明天就走。”大天狗说着,停了两秒,又加了一句,“日后再来给阁下吹曲听。”


“好。”荒川说道,“勿忘了带杯酒来。”


“恩……”大天狗心里痒痒的,只想再回头看一眼对方,去瞧瞧那荒川之主现在是个什么表情。


 


第二日,荒川再去大天狗停留的木屋时,只见那里只放了自己留给对方的外衫,人早已不见了。



Tuoki:

试个片,大抵是想要《光芒》里Hal的感觉

【深山】【峰霆】上海特派与张大佛爷的一夜情。

盲区。:

#深山#
#回归老本行xxx#
#肉#
#下药play,捆绑play#
#不管什么play,总之我好累#
在这个所有人都站都佛爷攻的时候,我却疯狂地想要上山。
啧。小辣椒。
陈深佛爷双视觉向【因为这是对戏产物。】


——————


1941年,长沙,冬。


——


原本安生了几日的天气又开始闹腾。
踩着嘎吱嘎吱的新雪,陈深的油黑皮鞋锃亮。他抬首淡淡凝视漆黑苍穹,手探进黑呢子大衣口袋中触及沾着细碎女人头发的剪子,脚步一顿。
雪还在下。——
陈深睫毛湿润一片,精心打理过的发顶上落了几片雪花,他摸出一盒樱桃牌香烟抽出一根熟练打上火含进口中,蹬了蹬鞋子将鞋上落雪抖落,仿佛还是有哪里不妥,不自在整了整领口。
陈深伸手缓缓贴近厚重木门以指骨轻轻敲击,做三短两长之暗号。
里面传来插销拔落之声,他抬头眯了眯漆黑眸子望及顶上牌匾镶金二字——张府。
“陈先生,请进。佛爷已等候多时。”
张副官肃穆立着,身上积了不少落雪,抬首示意自己去向。
陈深微微对人颔首微笑,“多谢张副官。”
随即他便迈步入人住所,脚刚入大堂便闻人清朗之声,“陈先生,初到长沙,可有不适之感?”
“谢佛爷关心,长沙除了天气要比上海冷上一些,其他陈某都适应得来。”抬眼对上人视线,人姣好面容及眼底冷锐锋利之意令自己微微出神。
“陈先生请坐。”张启山看了看陈深,修长手指对着那把乌黑木椅。陈深入座,与和自己隔着一张梨木桌的人眼神碰撞,那人眼中不知蕴了什么,暗沉复杂又冷锐如冰。
“听闻陈先生喜欢喝格瓦斯汽水,我命张副官特地派人送来一些。长沙不似上海,不知道你可待得习惯?”张启山手中托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白瓷杯盖,指腹抚过细杂纹路,垂着头仿佛根本没打算看陈深。
之前也并不是没有见过张启山,这个人的行为作风一向如此,陈深便也没有多介怀。
“有劳佛爷费心。刚来之时难免有些不太适应,待久了也便习惯了。”陈深嘴里说着客套话,捧起桌上冒着氤氲白气的温茶,递给人,动作熟稔又周到,仿佛他才是这宅子的主人一般。他唇边仍是挂着似笑非笑弧度,眯紧眼眸淹没复杂心绪,“佛爷用茶。”
张启山接过茶盏吹开浮末,低头啜饮了一口,对着陈深颔首以示礼貌“多谢。”
“佛爷不必如此客气。”陈深始终盯着张启山手中瓷杯直至张启山喝下一口温茶,唇边笑意更深。
张启山见这位上海特务始终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微侧过脸,将茶杯搁置在梨花木桌上,淡淡瞥了陈深一眼,有些苍白的唇一开一合,“时候不早了,今夜你就留在我的府邸过夜吧。明日我在尽地主之谊为陈先生设宴,接风洗尘。”
陈深听到这番话低笑一声,唇边勾起狡黠弧度,昏黄灯光撒在张启山精致面容衬得五官更为姣好,陈深同盯上猎物的野狼般将阴鸷贪婪眼神扫过人,站起身拱手压低声线,“如此,便多谢佛爷了。”


——
后面走微博!!
http://m.weibo.cn/5836624796/3995373205209666?sourceType=sms&from=1067095010&wm=9847_0002


不行小窗我。记得点赞推荐噢!不要白嫖!!